文:


  吕布高举着方天画戟,策马狂奔,五百铁骑紧紧地跟随在他身后,一名名骑士犹如来自地狱的修罗,带着仿佛要碾碎一切的气势,如同天崩地裂一般,朝着尹礼的军队席卷而去。  也在此时,前方隐隐约约的,出现一支大军,为这些溃军注入了活力。  与此同时,庐江,舒县,刘勋府邸。

  雄阔海战马虽然不及吕布,但有了这群人阻隔,多少放慢一些吕布的脚步,吕布前脚刚走,雄阔海后脚已经赶上来,手中的熟铜棍呼啸着落下,场面要比吕布更加残暴,只要碰到,就算不死,也是终生残废,又是一片鬼哭狼嚎之后,雄阔海紧随吕布脚步而去,还未等这些士兵庆幸走了两个杀神,后方密集的马蹄声响起,张辽、管亥、高顺、徐盛、陈兴、郝昭带着五百铁骑呼啸而来。  “若吕布无心于我军,我们自然不好与他为难,徒招大敌,但却也不可不防,吕布反复无常,不可信也,他若真有心要入主庐江,必先取皖县,我们可先行在皖县布置重兵,若他不来自是最好不过,若真敢来犯我庐江,便叫他有来无回!”  吕布一边挥动方天画戟招架,心中却是渐渐冷静下来,听着张飞叫嚣的言语,吕布心中恍然,难怪如今的张飞感觉上比梦境战场之中的张飞强了不止一筹,这矛法霸道中带着刁钻,而且举重若轻,翩若惊鸿,若非吕布这些天每日在梦境战场中跟这三兄弟大战,以一敌三,对张飞的矛法最是熟悉,否则一时间,恐怕都招架不住,张飞的矛法已经与当初吕布最巅峰时期的水准,而如今的吕布,戟法虽然不断在梦境战场中激战,但却始终无法突破第九级的门槛,迈入巅峰,只能仗着身体素质,与张飞激斗。  “是。”张辽点点头,悄悄地点了几个人暗中脱离队伍,准备找机会超过吕布他们去皖县一探究竟。

  “那……主公可有计划?”陈宫皱眉道。  莫名其妙的被人摆了一道,搁谁身上也不会太愉快。

  “莫非事情有变?”刘备面色顿时不好起来。  “文远叔,子明叔,我要去找我爹。”吕玲绮风风火火的从两人身边穿过,突然停下来,扭头看向两人道:“你们也跟我一起去,我发现一员大将!正要请爹去收服。”说完,又是一路疾风般冲向县衙的后堂。  “小娘,坐稳了,我们要走了。”吕玲绮坐在马上,她的任务就是保护貂蝉,此刻看着一帮突然间仿佛打了鸡血一般的将士,有些羡慕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