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

  吕布点点头,的确,说到底,这一战已经不仅仅是诸侯之战那么简单了,更牵涉到两种信念或者说两种观念之间的碰撞,若给吕布十年,他自然有信心以碾压之势横扫北方,可惜,无论曹操还是袁尚,都不可能给吕布这个时间,这一仗必须打。  “撤!”蔡瑁最终叹息一声,调转马头,带着蒯越与亲卫逃遁,一路上尽量收编败卒。  蒯越在心中默默地想到,不过这个念头也只是想想,这不太现实,莫说攻破函谷关,单是眼前一个高顺,便叫荆州文武一筹莫展,甚至不敢出营迎敌。

  曹操点点头,倒并没有太过意外,对张辽他还算了解,莫说袁熙,就算是曹操麾下,能与张辽比肩者也不多。  “不可,二弟一人,势单力孤,恐糟了那蔡瑁暗算。”刘备摇摇头,救是要救,但要为此搭上关羽,却得不偿失,关羽若是真的孤身前往,恐怕多半会被蔡瑁拿来断后,一个雄阔海再加上魏延、马超这等吕布麾下猛将,莫说一个关羽,就是加上张飞,恐怕也斗不过这些人联手。  “主公,眼下吕布已经与邺城建立了掎角之势,急切间难以图之,可与袁尚商议,分立两营,如今袁谭已死,其部众尽归袁尚收服,当可再调集一批兵马,而后徐徐图之。”郭嘉向曹操建议道。

  袁尚闻言眉头一皱,袁谭目光却是一亮,点头道:“好,一言为定!”  蔡瑁摇摇头:“莫说这些,我等当尽快赶回大营,组织防御,只要大营不失,我军便不会败。”  “来的可真快!”混战中,吕布将方天画戟一甩,四名袁军将士直接被巨力甩飞出去,扭头看了一眼曹军的方向,吕布冷哼一声,再杀下去,自己可就得吃亏了,当下一勒马缰道:“撤!”

  “是。”贾诩点头躬身道:“主公,臣还想派一位善辩之士游说荆襄、江东二地,若任何一方愿意与我军联盟的话,都足以打破我军如今被诸侯孤立的窘境。”  那边,郭图却已经跟吕旷搭上了花,既然分家已经在所难免,那这些袁绍留下来的将领自然是能挖走一个算一个。